当前位置:主页 > 黄金 > 正文

顾顺章惊天事件中的潘汉年 : 经理人分享

发布时间:[2018-01-24 13:27:37] 来源:网络整理

顾顺章惊天事件中的潘汉年 Monica  2017-05-04

◆潘汉年

一、中央一位负责人指示潘汉年,迅速移交工作,断绝同许多老关系的往来/周恩来慧眼相中潘汉年/潘汉年从往昔时常出没的场合、非常熟悉的圈子内销声匿迹了/特科,直至20世纪90年代谈及犹觉神秘的机构/潘汉年接过的是张残破的情报网络

1931年,对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是经受严峻考验的一年;也是潘汉年的人生,出现决定性转折的一年。

这年5月的一天,中共中央一位负责人突然召潘汉年谈话,要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移交原来的工作,离开宣传系统;除了特别指定外,断绝曾与他保持密切往来的以左翼面貌活动于社会的同志和友人的联系,去接受一项他从未想象到、也极不熟悉的工作。

“就在重组中央保卫机关的第一次会议上,周恩来郑重地宣布:新的中央保卫机关由陈云、康生、潘汉年三人组成,由陈云负总责,并兼任一科科长,直接领导总务、财务、交通等项工作;康生副之,兼任三科科长,直接负责指挥、执行保卫或警报工作;潘汉年担任二科科长,负责搜集情报、侦察敌情以及反间谍等方面的工作。”(张云《潘汉年传奇》)

当时,潘汉年在文化宣传领域正干得有声有色,突然要他转移阵地,到一个他生疏的岗位,似乎有些不合情理。这一是因为中共中央面临突如其来的严峻事变;二是面对突变,周恩来基于形势的变幻对昔日的特殊工作及时进行了反思总结,感到必须对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员做及时调整。这正反映了周恩来的机敏与知人善任。

这里所说的严峻事变,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的叛变。由于顾顺章在中共党内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所有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最高首脑的保卫工作,他们的办公地点及住所,所有反敌特的工作,包括安插在敌人营垒的谍报人员,都是由顾顺章掌握的。他的叛变对中共首脑机关不啻灭顶之灾。幸运的是由于打入敌人内部的钱壮飞及时截获了情报,周恩来的果断安排,使顾顺章叛变带来的损失降到了最低点,但所有由顾顺章掌握的中央特科情报系统,却从此几乎陷于瘫痪。

如此一来,中央特科特别是情报系统,必须重组,补充新的领导骨干。这是中央特科得以在短期内恢复活力,正常运转的首要措施。

在6月10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就中央特委的工作进行了总结,检讨了顾顺章叛变一事,对特委以后的组织、纪律、工作方针提出新的建议。时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的陈云、任中共中央作战部部长的康生、任江苏省委宣传部长的潘汉年被调参与中央特科的领导、重组工作。

早在特科初建时,当时任中共淞浦特委组织部长的陈云,就将其领导下的部分同志输送到特科,并一直对特科的工作给予了全力的支持。而周恩来相中潘汉年,显然与总结顾顺章的教训和未来情报工作的特点相关。

出身流氓无产者、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又不重视理论修养的顾顺章,在担任特科领导,工作有所建树之后,便露出其意识深处的劣根,居功自傲,生活堕落,缺乏政治头脑,热衷单纯恐怖主义行动。

此时此刻,周恩来更为清晰地意识到,虽勇武过人但政治素养较为欠缺的人,是不适合被赋予特殊工作领导职务的。

潘汉年在文化宣传领域砺练经年,理论积淀日厚;走上更高领导岗位后,审时度势,政治上更趋成熟。考虑到情报工作的发展,要获取更核心、更高质量、更准确的情报,必须同敌对营垒的上层、社会名流建立曲折的管道和广泛的联系,因此除了政治立场坚定外,具有非凡的沟通交际和社会活动能力的、智力型的博学儒雅之士,方能在今后更趋复杂的特殊战线游刃有余。

周恩来慧眼相中潘汉年,正是基于对未来情报工作趋势的敏锐感觉。潘汉年固然没有情报工作的经验,但他具有成为优秀情报工作者所需要的可贵素质。这种优良素质,可以迅速弥补经验的不足,相反有太多传统经验的框囿,反倒是顺应新趋势难以逾越的障碍。

当时并没有人给潘汉年作如是的分析、解释,那个时期的真正的共产党人,对组织的决定,就如同军人服从命令一样,讨价还价的市井杂音影响不了他们。潘汉年就这样在往昔时常出没的场合和他熟悉的圈子里突然销声匿迹了。